招商引資,如何將“對賭”變“雙贏”

   日期:2022-04-18     來源:招商要參    評論:0    
核心提示:招商人應該對于“對賭招商”都不陌生,上海對賭引進特斯拉,合肥70億賭贏“蔚來”……相比過去“砍胳膊砍腿”、“自殘式”的優惠

招商人應該對于“對賭招商”都不陌生,上海對賭引進特斯拉,合肥70億賭贏“蔚來”……

相比過去“砍胳膊砍腿”、“自殘式”的優惠政策,對賭招商能夠實現招商引資的公平與合理。可以說,對賭招商既是政府利益的“金鐘罩”,也是激勵投資企業的“一指禪”。

各地對賭招商的優秀案例有很多,但成功背后的底層邏輯鮮有人知。對賭招商的關鍵,就是通過市場的手段,而非管制的措施來推動經濟發展。

百花齊放 對賭形式各有特色

近些年,對賭招商成為各個城市招商引資的“新貴”。主要模式是政府給出優惠政策、土地或者以資金入股引進項目,企業則需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雙方約定的條件,比如營收、稅收或上市等。

對賭招商沒有特定“公式”,各地可以根據地方與企業的需求,動態調整對賭協議,走出各具特色的“對賭之路”。

重慶開創了產業對賭模式。

2008年,重慶向筆記本行業大哥惠普出發落戶邀請,卻因內陸城市物流不便和沒有產業配套,遭到了拒絕。

時任重慶市市長黃奇帆,針對惠普的質疑提出了對賭協議:三年時間,筆記本整機所需零部件80%本地化,若三年后未兌現承諾,由此引發的全部物流成本由重慶政府補貼。

以產業配套為引進龍頭企業的對賭條件,是重慶的核心關鍵點。此條件不僅解決了企業的困擾,也為重慶打造新的產業集群注入強大動力。

山東省德州禹城市,是最早出現地方政府與投資方簽訂對賭協議的城市。

2016年,蘭州一生物工程公司擬在禹城投資6.7億元。在此過程中,禹城政府對企業的投產強度、畝均稅收,甚至是生活辦公區占地面積都作出嚴格規定。如屆時目標不能完成,禹城將收回提供的人才引進等優惠政策。

此后短短幾個月,禹城共簽訂項目對賭協議35份,其中7個項目因不愿承諾被放棄。由此可見,對賭招商以另一種形式提高地方招商門檻,方便政府篩選相對優質、競爭力更強的企業。

海南是最早將對賭機制引入土地管理的省份之一。

2018年,海南實行“彈性年期”+“對賭協議”的方式供應土地。2019年,一家精釀啤酒制造業計劃在海南直轄縣屯昌投資建廠。但因這家企業是跨界拓展精釀啤酒業務的新公司,屯昌縣政府有些顧慮。

此背景下,屯昌政府與該企業簽訂了對賭協議,企業前期只需支付5年租金,同時政府對該企業2年內的納稅額做出規定,考核通過后,企業繼續繳納剩余土地費用。此項目成為海南首個土地對賭案例。

三向利好 對賭招商備受青睞

顯而易見,對賭招商因其對政府和客商的雙向保護和約束,不僅備受地方政府的青睞,也成為企業選址落戶時的談判籌碼。

于政府,對賭招商模式能夠有效降低招商引資風險,增加招商勝算。

投資高的項目,收益高,但風險也很高。以往,政府面對此類項目,不是大獲全勝,就是損失慘重。

對賭招商讓政府面對高投資額、或實力有待考證的企業時,有效減少投資損失。就像上述所說的山東禹城,僅通過對賭協議就篩選掉7個項目。2020年,江蘇武進高新區也因對賭協議,針對一家劣跡企業進行索賠。

雖然,對賭協議降低了政府投資風險,但政府部門不能將此作為對項目考核不徹底的退路。對賭協議必須建立在科學的決策,與嚴密的審核程序之上。

于企業,對賭形式能為企業爭取更多資源優惠,同時賦予一定的發展驅動力。

近年,戰新產業處于崛起之中,此類企業往往都有投資高、回報周期長的特點。然而,很多新成立的公司第一步就被束縛,他們希望通過爭取更多的優惠政策,降低研發生產成本。

這時,企業能通過對賭條件爭取更加優惠政策。政府提出的營收、稅收等要求,也能給企業一定的目標感與危機感。未來,企業也許能達到之前無法企及的高度與成就。

于市場,對賭形式用市場的角度謀事,推動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的高效結合。

上海引進特斯拉,是對賭招商的新高度。特斯拉不用一分錢,就在上海得到了一座超級工廠,而特斯拉必須完成產能和年銷售規模雙雙突破50萬輛/年。

此前,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突然崛起,為許多企業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但同時一些“心術不正”的企業,發現了炒作、騙補的可乘之機。新能源汽車市場良莠不齊,產業發展受到影響,一些地區的產業發展甚至出現滯緩的現象。

然而,特斯拉的到來,好像放了一條“鯰魚”到“沙丁魚”池內,攪動了原本國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并且激活了國內新能源車企的求生欲。

雖然,大部分地區對特斯拉這類項目望塵莫及,但于中小型公司而言,對賭招商給予他們更多市場激勵與動力,他們的快速發展也能給同類型的企業,帶來壓力。通過市場調控的手段,促進經濟發展,比生硬的管制更加有效。

避開雷區 對賭條件謹慎設立

對賭是為了正向激勵,而不是拔苗助長的“為難”。

如果政府對企業的“目標門檻”過高,一方面,可能會引起企業的畏難心理,開始便將企業拒之門外。

另一方面,“不切實的發展”目標,可能會放大企業本身不成熟的商業模式,與錯誤的發展戰略,從而導致企業走向困境。

政府要合理評估所要提供的政策和資源優惠。

除了賭,“對”字同樣重要。地方政府的優惠不能過,也不能少,要通過縝密的市場調研、合理的企業評估、科學的決策機制,給予企業適當的優惠條件。

如果只有“?擲千?渾是膽,家?四壁不知貧”的心理和膽識,那便只有“賭”的成分,而缺少了“對”的平等。

最后一點是,對賭的條件不宜設置過于詳細。

如果對賭條件設置過于詳細,那么政府可能又會成為管理者的角色,而非市場的調控者。企業有可能會因短期的要求,忽視長遠的發展規劃與利益。反而,會影響當地產業與企業本身的戰略規劃發展。

想要成功避開以上三點,需要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雙方都要全面分析對方綜合實力,維護自身利益之外,還要對整個行業的發展情況、競爭者情況與核心競爭力等方面,有充分的把握。

企業要正確估量自身的成長能力,并非是政策越優惠越好;政府要調低預期,合理設置籌碼,為目標企業留足靈活進退的市場、自主經營的空間,才是明智之舉。

 
打賞
 
更多>同類商幫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商幫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大國商幫簡介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