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躍鳴:童年時大槐樹下的涂鴉

   日期:2020-05-11     評論:0    
核心提示:隨著太原市近年來最大力度的城建改造,我的故鄉東太堡村,去年,在眾鄉親們糾結而又復雜的心情中基本完成了拆遷,等待著新“村”

隨著太原市近年來最大力度的城建改造,我的故鄉東太堡村,去年,在眾鄉親們糾結而又復雜的心情中基本完成了拆遷,等待著新“村”的建設。我的老宅也遇到同樣的搬遷,正是這一變遷觸動了我遺忘已久的童年記憶。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期,我出生在太原,童年時期成長在東太堡村這個可愛的家園。我家大門前有一棵枝繁葉茂可供人們蔭蔽的大槐樹,老樹已有幾百年的歷史,足有三人才可圍抱住。拆遷時,樹上被標有編號“古樹名木A120號注重保護”,因此被保存下來,我很高興老樹的留下,因為它留住了我兒時的記憶……

圖片1.png

槐樹蔭下是我童年玩耍游戲的地方,更多時候我還會在樹蔭下用樹枝在地上畫畫,畫房子、畫火柴棍式的小人,想畫什么就畫什么。那時條件有限,紙張對我來說甚是珍貴,我就地取材發揮我的才能。兒時的天性盡情釋放,地上涂了墻上畫,課本上、作業本上到處都有我涂鴉的痕跡。最高興的是圖畫課,有一次畫茄子,我比別人畫的好,同學們都讓我幫忙畫,心里美滋滋的,感覺很有成就感。而真正用心畫畫是在一件事情發生后……

小學四年級時我是班長,負責班里的板報,有位同學畫的不錯,出板報請他幫忙畫畫,他總是推辭,只好我自己動手,最后總算完成了板報,并得到了老師的肯定。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大量的臨摹連環畫,有古人的、有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的英雄楊子榮等等。父親看我用心畫畫就節省出些錢來給我買放大尺,哥哥姐姐還教會我使用方格放大法。他們都給予了我永生難忘的關懷。

圖片2.png

那時各工廠門前兩側流行立大廣告牌,內容是些戰斗英雄、勞動模范等宣傳畫。在建設路西太堡街口南角上(原山西無線電專用設備廠),當年大門兩側立有大幅的宣傳油畫:“生命不息,沖鋒不止”。每次放學后就背著書包去看那位畫家在高架上作畫,從起稿到結束,半個月的時間,從未間斷。雖然未敢過去搭話,但還是受益良多。畫面上是一位保衛珍寶島的解放軍戰士,手持沖鋒槍,在冰天雪地里帶傷向前沖鋒,還未包扎好的繃帶飄在空中,場面很是感人。記得后來自己也用一些簡陋的顏料畫過一幅,雖然差很多,但是我也很滿足。為什么說簡陋,因家庭經濟不是很富裕。說實話自己也懂些事,只讓父親買了張好紙,自己去附近部隊將丟棄的廣告色瓶撿回,加水,二次利用。那時自己也開始制作風箏玩具,并繪畫上色,很是得意。我母親從小沒讀過書,但是學了裁縫,而且經常能在一些自己做的衣服、鞋墊上繡畫出很好看的花鳥蟲等圖,我看得很是神奇。大哥李枝鳴寫對聯、剪窗花精美至極,我更是看呆了。最樸實的藝術熏陶,在這種家庭氛圍影響下,使我對繪畫滋生了無限的熱愛,成了我一生為之奮斗的事業。

記憶最深,也是促使我走向今天繪畫之路的一件難忘的事情,是在60年代,過年時家家都要貼年畫,同樣我家也買了不少年畫??吹絼倓傎N起的張張年畫,越看越愛看,其中有一幅是連環畫的形式,畫面上小朋友在看露天電影,上方的銀幕是一片空白,這片空白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沉思了一會,便去拿來了鋼筆,提筆畫出一個美國兵面對解放軍的槍口下跪求饒的場面,畫完后很是得意。心中美滋滋的等待大家的夸獎。晚飯后父親高興的巡視著精心裝扮后準備迎新年的家。當他快看到畫有我作品的那幅年畫時,我更是昂首挺胸向前湊了幾步,等待夸獎。父親開口了:“誰畫的”語氣不對,不是表揚而是責怪,我便低下頭,小聲說道:“我”“你能畫了以后咱就別買年畫了,都掛你畫的好了”。這是責罵哪是表揚。我喪氣的低著頭,恨不得鉆了地縫,那些攢足的勁頭全都拋到九霄云外去了,我嘴上不敢說,心里卻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好好畫,將來掛自己的畫。

圖片3.png

這件事成了動力,但因沒處學畫,所以當我得知我們鄰居崔建剛畫的好,便套近乎。偶爾才能看到他的作品,一心想向他求教,可是因他畫的好,16歲就被部隊特招走了,又失去一個寶貴的學習機會。1971年小升初到了山大附上學,考進了校宣傳隊,還加入年級板報美術組,在校美術組受到榮明理老師的輔導,可惜好景不長只學了幾次便隨父母支援大三線建設去了重慶山區較封閉的三線工廠。
   在那里雖然無師,但還是努力學習畫畫,暑期每日清晨面對大山寫生,太陽出來了可我手中的畫筆還停不下來,面對陽光的直射堅持畫畫,學習緊張加不良的繪畫習慣,終使自己掛上了這副標志性的眼鏡。那些年正處“文革”期間,年畫很少,我便開始實現早年父親的責言,每逢過年家里掛的年畫都是我自己畫的,還經常有鄰友們求要。直至插隊下鄉,過年上門求畫的親友越來越多,使我應接不暇。

圖片4.png

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在工作之余有幸參加了由焦國輝、王懷基、吳德文等老師舉辦的諸多美術培訓班。后來認識了一位良師益友張明生,他引我拜見了史秉有老師,并開始了工筆花鳥畫的啟蒙學習。天賜良機,繼續進入中央美院國畫進修班學習近一年。在此期間受金鴻鈞、許繼莊、姚有多、張憑、趙寧安、王鏞、韓國臻、焦可群、李少文等老師的嚴格授教,受益匪淺,為今天的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為此我深深感恩于我回城工作單位的一位老廠長聶雙荷,與我非親非故,只因他經常見我工作之余在學習畫畫,便想方設法為我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和進中央美院國畫進修班學習的機會。有一次下班后,聶廠長看到我在畫畫,就說:“小李子,給你調個好地方專門畫畫吧!”當時我以為只是句玩笑話而已,并沒有在意。過了些時日,聶廠長抽調我到車間辦公室做統計,這一來,便有了些許時間畫畫。又過了一段時間,勞資科調令下來,安排我到廠總支辦報到,做宣傳方面的工作。聶廠長還親自安排后勤部為我專門訂做了畫桌,還訂閱了許多美術刊物,同時,盡可能給我提供外出參觀、學習的機會。

回想當年,真是感慨萬分,沒有老廠長的鼎力支持,我也不會走到今天。借此機會再次感謝老廠長和單位對的培養與支持。前些時日見到這位已八十多歲年邁的長者時,談到我那時的情況,他老人家還是那句話“是人才就要培養,培養了何止你一人”。(他在各單位當領導時,幫助了很多年青人,有上了大學的、有在單位走上重要崗位等)。在單位工作的那些年我更是盡心盡力做了很多。為配合廠里的經銷宣傳方面做了大量的廣告繪制工作。我以繪畫回報工廠對我的栽培。在北京舉行第十一屆亞運會時,我參與我廠技術科設計了亞運會摩托開道靴,并被選中生產,為單位爭得了榮耀。

2006年6月6日,在全國第六屆工筆畫大展中,我的作品《源》獲獎,更激勵著我一步步向前邁進。一次與好友張翔洲、姜維、樊偉華在一起聊天時回顧自己的學畫生涯。翔洲即興整理歸納,偉華執筆揮毫寫下了:“幼蒙涂鴉,謂父之意。扶壁寒窗,指沙戲圖。游目青山,手模心仿。天光鑒目,奉逢同好。寬以相待,學境良緣。明生引道,秉有嚴傳。國輝指教,初銳生發。央美研修,鴻鈞繼莊,真傳有佳。止武臨池,弦斷琴幽。飛檐徒隨,時轉運昌。博聞藝精,以魚命筆。魚樂堂開,真水無香。有余八方,賢賓暢聚。絲竹秉燈,青墨當酒,展紙抒袖。高論橫云,遙寄初衷?!?/span>

回顧近年來的執教,我始終秉承美院老師們的嚴謹教學風格,在太原、晉中兩地,培養了不少工筆畫學員,把自己這些年的學習經驗毫無保留傳授給學生。從榆次經緯廠的首批學員為起點,帶動了晉中一批又一批的工筆畫愛好者前來學習。在經過長期刻苦、努力的學習后,大部分學員的創作作品都參加了全國、省市級的美術展。并分批加入了省、市、區美術家協會,成為會員。

勤奮的學習還在繼續,學員們并沒因此驕傲自大,反之換來的是更加全身心的投入。由經緯廠首批學員自發成立的“女子畫社”于2009年5月12日正式成立。學員們水平不斷提高,影響力也持續擴大,因此受到了晉中婦聯的重視,并得到大力支持。在晉中青少年婦幼活動中心六層,為“女子畫社”提供了學習、創作、交流的活動場所。此舉更加激發了大家的學習熱情,她們個個勤奮好學,現已成為太原、晉中乃至全省中國工筆畫人才的中堅力量。

 
打賞
 
更多>同類商幫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商幫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大國商幫簡介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