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在山溝里的雛鷹——記晉江機械廠子弟學校武術隊

   日期:2020-05-11     評論:0    
核心提示:地北天南匯晉江,綦水炎炎度同窗。神州風雨四十載,金秋回首話衷腸。1974年春,在位于重慶江津東南部,與綦江、巴南鄰界的夏壩農

地北天南匯晉江,綦水炎炎度同窗。

神州風雨四十載,金秋回首話衷腸。

1974年春,在位于重慶江津東南部,與綦江、巴南鄰界的夏壩農建村桃子溝的一個山坡上坐落著一處因三線建設而新建的一所學?!獣x江機械廠子弟學校。在學校的操場、和校后山上密閉水池的平臺上出現了一支在課外時間活動的小隊伍,這就是剛剛由我們“三線”子弟組建的晉江廠子弟學校武術隊。這支隊伍由七八歲至十一二歲的男女孩子們組成。由體育老師支卓儒負責,后期分別由鄧龍吟,吳漢濤老師負責。當時十六歲的我是位剛在校就讀高中的學生,但卻被“鬼使神差”地趕上了“鴨架”,光榮的當上了武術隊的教練。

1.jpg

1976年8月22日,晉江機械廠子弟學校武術隊部分隊員合影

說到這里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李躍鳴,1958年3月出生在山西省太原市,1971年9月13日隨父親李生玉響應黨的號召,應祖國的需要支援“三線”建設,由山西機床廠(二四七)調往四川重慶晉江機械廠(五零五七)。父親分在501車間工作,母親李玉香隨行來廠在后勤五七連隊從事裁縫工作,姐姐李燕鳴在102車間開行車,二哥李晉鳴在廠醫院工作,后來任醫院院長,大哥李枝鳴一人留在太原二四七廠工作,我由太原市山大附中初一轉學到晉江廠子弟學校學校一班繼續讀初中。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跳舞,畫畫玩游戲等,還自制很多刀槍棍棒等玩具,吸引了很多“小跟班”,可謂是個孩子王了。但自幼體能差些,初中連學校體考都很難過關,對球類運動也不感興趣。自幼看古典連環畫較多,對武術很有興趣,很想習武。但我們廠地處偏僻山區與外界交流不便,當時我也在廠里四處尋師,曾在同學黃啟富的引薦下與建廠民工也學過一招半式,練習過八大勁功,學過板凳拳等。但沒有形成系統性的訓練,那段時間自己很困惑。

有一天家里來了一位解放軍戰士,原來是我大哥在川當兵的同學張保才,是特地從綿陽趕來看望我們的。我眼前頓時一亮,早些年就聽說過他是一位劉姓武術名師的閉門弟子。于是我便苦求這位兵哥哥,希望他教我習武,他欣然同意。這位大哥個子不算高,雙目有神,身材靈便。他為我演示了些拳路,還在單杠上做了個倒插背上杠的高難度動作,我都看呆了,當時我廠校還沒人能做這個動作。因時間有限,與兵哥只學了些武術的基本訓練方法。自那時起我便開始了認真而艱苦的鍛煉。幾年后,我的武術基本功有了一些長進,再經過艱苦的訓練,我終于也攻下了這個單杠上的高難度動作。初中畢業后,學校高中還未籌備就緒,只好在家等待。我借此機會要求回太原老家探親,順便尋師學藝,父母同意后,我如愿的在家鄉待了半年,斷斷續續拜師學習了些武術拳路和器械的練習。

   2.jpg

作者時任晉江機械廠子弟學校武術隊教練

當晉江廠高中部籌備就緒,開學在即時,我便返回學校讀高中。在此期間天天早晚堅持習武訓練,基本上有了些模樣。一次廠里播演了一部北京市小武術隊精彩表演的電影,電影里的武術動作讓青少年們癡迷,武術成了他們一種向往。這時正趕我校組織部分老師去山西大寨參觀學習,在那年代毛主席提出“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大寨成了全國人民向往的地方,老師們在參觀學習期間還觀看了大寨小武術隊的精彩表演,這引發了老師們建立校武術隊的念頭。為豐富我廠我校的精神文化生活,校領導老師決定組建武術隊。但由于缺少武術教練,隊伍的組建成了問題。大家都思索合適的教練,我每天習武的身影就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了大家的腦海中,我成為了校領導心目中的教練。校指導員呂小三、副校長高清香、體育老師支卓儒分別找我談話,鼓勵我擔任武術隊教練。他們的信任和支持,使我有了一些信心,就這樣一咬牙才斗膽被趕上了“鴨架”,一個小毛孩,就這樣當上了武術“教頭”。

初建校武術隊,首先是要選“兵”,當時學校各班都精選了他們的武術愛好者來應試,我設了一些基本體能訓練的動作做為考試題目,選拔出了一批“小精英”。當選拔結束時,有一個個子不高的男孩出現在我的面前,強烈要求入隊。有人在我耳邊告我,他叫張建林,是一個家長管不住,學校老師管不了、同學見了怕的學生,我一聽就沒收。過了幾天,校領導、老師及他的家長都來找我,說張建林向他們保證只要參加武術隊就聽話。我就勉強答應了。我要看看他的身體素質,沒想到腰腿僵硬,完全不符合練武的要求。他一再保證會艱苦訓練,一定能達到要求,于是我就和他約法三章:一是絕對不能打架,二是必須聽老師家長的話學習還的好,三是在一段時間內身體達到練武要求。只要有一個不滿足就自動離隊。自那以后,再沒有聽說他與別人打過架,學習成績也提高了,更可貴的是兩年中堅持練武非常出眾,成為了武術隊的主力隊員。

3.jpg

作者(右)與隊員進行武術對練

隊伍建起來了,但面臨很多實際問題。一沒教材,二沒器械,一切都得從零開始。我便把自己練習過的基本訓練動作做為初級訓練的教材,再拿些竹桿木棍代替器械,訓練一天天的走向了正軌。在此期間得到了學校和工廠的大力支持,特別是廠里的404車間,一些木制的刀槍器件都是從這個木型車間幫助制作的。記得剛起步訓練時,也得到過廠工會俱樂部主任張來福的一些技術指導。

那年暑假時學校組織我們在黃老師的帶領下,手持廠校雙印介紹信,到重慶找市體委有關部門接洽了學習武術一事,使我們得到了在重慶市武術隊進行短暫的學習的機會。我們的小隊員特別的刻苦用功,重慶的夏天可想而知,隊員們頂著酷暑,汗流浹背也從不叫苦,連休息時間都在與對方隊員進行交流學習,已求得更多的武術技法和套路,通過這次的學習使我們整體武術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一次,我們集體外出,公交車上人特別多。黃老師在前面帶隊,我跟在隊伍的最后壓陣,在公交車關門的一剎那,黃老師大聲呼叫“搶包了”!我看到一個人正拿著黃老師的包往車下擠,我們幾個小隊員奮勇向前圍沖,我看著那裝有我們所有生活費的包,一時起急,一個重拳向其打去,小偷丟下那包跳下了車。全車的人都為我們驚嘆,我們年紀雖小卻表現的很勇敢。

在重慶市武術隊學習期間,正好趕上他們要去重鋼進行慰問演出,我被教練特邀前往,那年代要能看到武師們精彩表演實屬難得。武術高手們各自不同器械拳腳套路的精彩表演,讓我大開眼界。這也給校武術隊的后續發展起到了很大的引領作用

4.jpg

武術隊員之間相互切磋交流

通過這兩件事,我們全體武術隊員們的信心更足了?;貜S后,器械、練功成了問題。在廠領導、校方和職工家屬的大力支持下,404模型車間為我們制作了木制的刀槍棍劍,后勤部五七連隊為我們加工了練功服和練功帶等,經過這么一武裝,再加刻苦的訓練,一支像樣威武的隊伍以新的面貌展現在了大家面前。每當廠里、學校有重大活動時,武術隊的表演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舞臺上,閆智的棍術、張建林的單刀、劉強的長拳、廖小忠,劉航的對拳、呂賢明、楊淼的長槍,支瑋的刀對搶,呂秀蘭、朱玉瑋、王金鳳、蔡晉萍、王天麗、王悅惠、王悅文、雷改英、許英萍、張永紅、周光榮,她們的女子集體劍,槍對棍,長拳,還有張乙男、朱玉明、李紹剛、王旭、成化為、劉學剛等的空手奪槍,三節棍對搶,集體拳和對棍等等。最精彩的是曾秀(女)與閆智(男)、李紹明三人激烈的一女對二男的對棍更是精彩。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每次表演都會贏得熱烈的掌聲??粗麄兊谋硌?,讓我想起了一次訓練,曾秀與閆智、李紹明一對二對棍時,曾秀速度快,棍猛,閆智一個不留神被棍重重地砸在了鼻梁上,當時鼻青眼腫,痛苦萬分,但是一滴眼淚也沒有流。男兒戰場流血不流淚,小小隊員的行武精神在這體現的淋漓精致,武術隊的成立從小就磨練了他們的堅強意志。

5.jpg

武術隊員單獨操練

 6.jpg

武術隊員單獨操練

掌聲和喝彩的背后是汗水與眼淚的結晶,有過受傷,有過流血,也有過各種痛苦的付出。孩子們真是太可愛了,回想起他們從一開始最簡單的側手翻練習,到可單手側翻,再到側空翻,由前手翻到前空翻,后手翻到后空翻大多數隊員都能做到,象張建林,隊長閆智,副隊長曾秀等隊員都可連續翻做幾十個,還有其它各種高難度動作也都一一攻下,最后練成了一支過得硬的小隊伍,回想當年我自己連側翻都翻不好,硬是動腦筋想盡一切辦法加上刻苦的訓練,最終讓他們都做到了,把他們訓練成可達到重慶市武術隊的中等水平,有個別隊員水平還要更高些。想起這些,就對校領導、老師和隊員們的支持和信任倍加感謝。當時的武術隊也給山溝里的晉江廠帶來了歡樂,武術隊還經常有機會去附近部隊、工廠和鄉鎮進行聯歡演出,都會受到熱烈歡迎和好評。也為展現我廠校在外的精神面貌添了靚麗的一筆。

1977年八月我返鄉回太原插隊,回到太原后,我十分惦念他們,時常和一些隊員通信往來了解情況,很可惜,因沒有合適的教練,沒堅持了多久這支小隊伍慢慢的便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里。過后每當回憶起這些事心中總是很糾結。兩年的時間,訓練出這么支優秀的隊伍,在當時真的很不容易。最遺憾的是如果堅持下來,值改革開放時期,以他們在當時的發展前景,逢到機會還真說不準會出幾個武術明星。這兩年間和小隊員們相處的感情不亞于兄弟姐妹戰友之情?;叵肫鹉悄?,我們在重慶學習之余組織小隊員們到南溫泉去游泳,為了保證安全,我不允許他們到深水處游泳,這時劉航提出要橫渡過去,我知道他還能游兩下,但是我很不放心。在他的一再要求下,我終于妥協了,我決定保護他,陪他橫渡過去??捎蔚街虚g時,劉航心虛害怕了,突然說不行了,就開始亂撲騰,我趕快雙手托住他,因我的水性一般,反被他把我壓到了水底,我用盡全力向上托他,可是怎么也上不去。當時我就一個念頭死也不能放棄他,我一定要將他推上去,生死關頭時幸好腳下踩到了一個石頭,用力一蹬穿出了水面,換了口氣,奮力把他推向了岸邊。其他隊友也來救援,共同把劉航救上了岸,真是驚險的一幕,使我一生難以忘懷。

在這些年間,我曾多次回到第二故鄉——晉江機械廠去探親訪友,每次去了總有說不出的懷舊情結,總要到原校武術隊訓練過的地方去轉轉看看,以圓難忘的思舊之情。那些年的小隊員們現早已都長大成人了,只要我一回到晉江廠及后來搬遷到魚洞新廠址,他們都盡可能的從各地趕來與我相聚,訴說衷腸,親熱至極。同時也感慨我們這些“三線”人的后代“小小三線人”,為“大三線”的建設也曾發過一絲絲的微弱之光。

7.jpg

作者簡介

李躍鳴,1958年生,祖籍山西省太原市東太堡人。中國工筆畫會會員,山西省美術家協會理事,山西省中國畫學會理事,山西省工筆畫會副主席。山西省花鳥畫會副秘書長,太原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書畫院成員,山西九三學社書畫院學術委員會委員,山西黃河畫院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工藝美術師。

 
打賞
 
更多>同類商幫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商幫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大國商幫簡介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